《焦點訪談》:村里來了詹特派

2018-11-16 11:00:09 來源: 央視網 作者: 閱讀數:


image.png


您聽說過這樣的事兒嗎?農民在生產中遇到技術問題,只要打個電話,科技人員就會上門服務,福建南寧就有這樣的服務機制。這種專門進村入戶的科技人員,當地人管他們叫科技特派人員。他們由政府委派,聽農民指揮。南寧市林業科技推動中心主任詹夷生,是1999年第一批派出的科技特派人。 


詹夷生現在要去的這家昨天打來電話,說他家的錐栗葉子上長了斑點,不知是咋回事。農民知道詹特派所有的聯系電話。 


農民:天婢,來,來,來,歡迎,歡迎。 


詹天婢:好的,好的。今天不走了。 


農民:好。 


科技特派員詹夷生:你看,這個藥,我特地帶一些樣品來,你拿去試一下,一壺水一小包,你打了以后,觀察一下有沒有效果,有效果需要,再給我說。 


農民:我來倒,我幫你倒。 


詹夷生:我來,我來,一樣的。 


每次下鄉,詹夷生他都要帶三樣東西。 


詹夷生:第一是海拔儀。因為錐栗起碼都要生長在400米以上的高山,那這邊的海拔已經達到560,海拔不夠的,我們叫農民不要種;還有修枝剪,你看,我隨身帶的這個,要修剪,馬上真刀真槍拿起來就可以干。還有手鋸,剪枝用的。你看,就這三件寶。 


詹夷生走村串戶主要做兩件事,辦班培訓,現場示教。 


詹夷生:這一段就是果前梢,本來保留它這么長就夠了,現在它已經長了這么長怎么辦?有些同志就用剪刀去剪,這不對。手指頭這樣一掐掉,這個果心前梢就不會再抽長了,就把營養集中在這個果實上。到了秋季,一個一個芽就非常飽滿,明年就可以繼續地結果高產。 


詹夷生是學經濟林專業的,他說全世界只有中國長錐栗,中國長錐栗的地方在閩北,其它地方都是板栗。閩北的錐栗以前大多野生,產量很低,而能長錐栗的地方又是山高水冷、土地貧瘠、農民生活困難。如果用嫁接廣種錐栗,一畝地就可以賺一千塊錢,這對高海拔貧困山區來說,是何等重要的事啊。 


福建省建甌市水源鄉溫洋村村民鄭久和:詹特派下來講課,學了不少這方面的技術,再說我們的管理水平也高了,產量也高了,就賺到錢了。這樣的話,既然掌握技術了,管十五畝也是管,為什么不多管一點呢?這幾年,從99年開始,我在山上陸陸續續種好幾十畝,現在總共加起來可能有100畝了。 


福建省建甌市房道鎮書富村村民謝賢勝:我們幾個承包種這個,收入情況翻了一番。前年比如9000塊錢,去年收了2萬7。 


福建省建甌市屋道鎮南科村村委主任魏長燦:原來都拋荒,不喜歡種什么,也不知道種什么東西,通過詹特派給我們培訓,我們就把荒山一片一片都消滅光了,現在山上種的都是綠綠的榛子(錐栗)。 


實行承包經營的農村,把大家召集到一塊不容易,詹夷生有這種號召力,農民說他的話就是錢。他每次講課前照例按農事季節,把該做的事印成材料發給鄉親,上邊都會印著詹夷生的各種聯系電話。他講課總把科學術語變成農民的家常話,比如他把“樹更年,比喻人睡大覺;施肥不當好比有人晚上喝茶,睡不著覺;樹冬眠不好來年瓜果就不好。 


詹夷生:他電話里是這樣講,他講詹特派不得了了,我這個山上蟲子多得不得了,能不能打,打什么藥,我就回答他,什么藥也不用打,什么藥也不能打,我說這個下面是公的花,這個地方是母的花,但是榛子樹(錐栗)樹有一個最重要的特點,它每一棵的母花,它對在眼皮底下的公花它都看不上,它一定要到別的樹去引一個新郎來跟它成親配對,它才能生出孩子。那完蛋了,這么多公花找不到老婆怎么辦呢?它只好飛到別的樹上去當上門女婿,這個時候,滿樹的蟲子就變成我們的朋友,異花、異株授粉。 


記者:現在詹教授的講課還在繼續著,這堂課從上午9:30開始,現在已經是11:45點,兩個多小時過去了,黑板上的字在不斷地更換著,就像我們看書一頁頁地往下翻。農民們那種聽課時的聚精會神,認真地記著筆記,以及聽課過程當中那種活躍的氣氛都告訴我們,這堂課就像剛才這里剛剛下過的一場雨,是農民渴望的科學甘霖。 


當詹特派又一次把自己的電話向鄉親們公示的時候,大家都高興壞了。大家還有一些問題要問,還有一些話要跟詹特派他說,因為錐栗是他們心中的希望。 


福建省建陽市小湖鎮下乾村村民范火備:聽到這個老師上的課,對我們受益很大,心里很高興了,要記得緊緊的,有記不住的,我就把它記下來,記得住的就用腦子記。 


福建省建陽市小湖鎮下乾村村民陳瑞貴:今天還是下雨,冒著這個大雨,長途跋涉來到我們這個村,這是真正體現了“三個代表”。 


福建省建陽市小湖鎮下乾村村民張宗仁:他講話是非常有水平,講得又簡單,我們又聽得進去,也不像有的課,講的理論一大堆,我們又聽不懂。 


教室里農民兄弟還在跟詹特派嘮著家常: 


福建省建陽市小湖鎮下乾村村民村民:去年冬天,我們到龍溪那邊也是聽你講課。 


詹夷生:龍溪你都去過了? 


村民:我倆兄弟一起去的。 


詹夷生:你那天走了多少里路? 


村民:十幾里路。 


詹夷生:十幾里路,天不就開始走。 


村民:是的。 


記者:到這個村是第一次來。 


詹夷生:是第一次來。 


記者:那有的村子也是反復去過,那因為要反復去呢? 


詹夷生:因為受傳統的因素,因為村民的文化素質偏低,所以,我們不可能通過一次的培訓,使他們百分之百的他都掌握,對農民要有愛心,要滿懷愛心地面對農民。有愛心才有耐心??茖W技術的導入那是一個長期艱苦的過程。 


這是詹夷生為榛農服務的記錄,“錐栗”在當地俗稱“榛子”。種錐栗的就叫“榛農”。記錄共12頁,密密麻麻地記下了從1999年3月到今年5月,為榛農講課、實地指導的地點、人數、內容,從表上看,他很少在家里住,今年4月他住家里僅有4天。 


詹夷生的母親馮秀欽:春節聯歡晚會,看到半當中,農民來個電話,給他拜年,詹特派你好,過年好,什么萬事如意,都是過年說好話,說完以后,你什么時候來給我們修剪,來到我們山上走一走,第二天他拎著包就走了,就到那里去。 


我們來看看詹夷生忙碌的一天,那是2001年11月,他到了南科村。 


福建省甌市道鎮南科村村委主任魏長燦:我們有的山場是近的,有的是遠的,有的是陡的,有的是平的,他每一片都走遍。誰要是有要求,他就跟他一起走,一直走到傍晚才回來。中午我們稍微吃點點心,傍晚就回來,回來幾個人圍在我們家吃飯。 


福建省建甌市道鎮南科村村民魏能?。壕褪钦f在村主任家里吃飯的時候,我就這樣講,我說我們是不是也要給他一點講課費,我就把幾個人合在一起講一下,他們就說應該給,應該給。 


福建省建甌市道鎮南科村村民魏有寶:技術傳給我們了,所以我們農民就要小小的心意,也表達我們農民的心意。 


詹夷生:他們故意用本地話講,他們在山上給我講的普通題,就那下倒用本地話講,就是為的是讓我聽不懂,實際上他們每句話我都聽懂。 


魏能?。何覀儼彦X湊好了,晚上詹教授還要到學校去上課,到了12點才結束,詹教授就一個一個問題,仔仔細細地回答,跟農民解說。 


記者:就半夜才走。 


魏能?。旱?2點的時候,天當時已經下起小雨。后來我們把湊好的錢悄悄地送給我們的詹教授。 


詹夷生當然不會收農民的錢。 


詹夷生:我說如果你們今天真的要報答我,就把我今天山上教你們的,晚上講的課,明天都用到山上去,用科技來致富。 


記者:您現在的職務依然是林業科技推廣中心的主任,職稱時高級工程師,但是就是換了個頭銜,叫科技特派員,情況 就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這是為什么呢? 


詹夷生:科技特派員這種舉措,使我的工作方式進一步到科技進村入戶,他們有什么問題,可以隨時拿起電話來撥通,我在電話里聽到的第一聲稱呼就是“詹特派”。我們接到電話以后,立即做出快速反應,我們拎著包就可以到農民的山間、樹下,手把手、面對面地教農民,更就比過去更深入、更直接、更廣泛、更迅速。 


記者:聽農村指揮。 


詹夷生:聽農民指揮。我們過去是向部門負責,是向單位負責,是向領導負責,我們現在服務的對象,我們負責的對象是農民。 


作為科技特派員,詹夷生的工作就是下鄉和下山,則意味著上山。四年來,他走遍了南平的9個縣市區的40多個鄉鎮,80多個行政區。去年南平的錐栗總面積達到了60多萬畝,總產8000多斤,這都比四年前翻了一番。 


鄭久和:一畝能賺1000塊錢,那這個還不是最高的,我們這個最高的畝產達到900斤,他一畝能賺到3000塊錢。那我不要求這么高,我只要求1000塊錢,那這樣子,我100畝就可以收入10萬塊錢。有的人說房子蓋到建甌去,蓋到大城市去,我的銀行在農村,房子要蓋到農村去。銀行是什么?就是綠色銀行,指的就是錐栗山。 


魏有權:我們農民最講實事求是,因為怎么樣呢?現在你看,我們農民要的就是果實,果實累累的果實,這就是生產力,科技轉為生產力。沒有他來指揮,我們的生產力怎么上去呀? 


記者:沒有累累果實。 


魏有權:沒有累累果實。這就是我們詹老師的結晶。 

這幾年,當面受過詹夷生指揮的農民多達2萬多人次?,F在南平市錐栗的年收入大約是5000萬元?;蛟S很難算清楚詹夷生到底創造了多少效益,但是農民們說,錐栗是在詹特派員的帶領下發展起來的。他對我們的幫助最大,我們農民心里最明白?,F在南平各專業的科技特派員已經發展到2000多人,推動著農村產業的結構調整,增加農民的收入。實踐證明勁兒使在農民的身上,工作才算真正落實了 

[責任編輯:謝志源]
浙江快乐12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