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在“云窩”里“筑夢”十三年?

2019-10-16 09:35:27 來源: 大武夷新聞網 作者:鄒全榮

武夷山是一個包容性很強的山水勝地,羈旅之倦客往來,留之;江湖之速客往來,也留之。萬歷十一年(1583),武夷山就留下了一位從權力高峰跌下來的兵部右侍郎、都察院右僉都御史、明嘉靖年進士陳省,人稱“少司馬”。陳省(1529-1612),福建長樂人,字孔震,號幼溪。被明朝奸黨誣陷與張居正有牽連受罷官的陳省,獨自行走在回鄉的路上,沒了衣錦還鄉的威儀,途中的武夷山水讓他情有獨鐘。于是陳省不回老家長樂了,決定在武夷山留下來。在武夷山的接筍峰下筑室隱居,名曰“云窩”,一隱就是十三年,十三年間,陳省建亭臺樓閣16處,有著作《幼溪集》傳世。

武夷山水的絕勝處,多在九曲溪五曲。此處仍留有“五曲幼溪津”石刻。陳省在此徘徊十三年時光的人生渡口,在幼溪津周邊的五曲、六曲巖崖間,留下了以“云”為主題的石刻20多幅,是全國惟一的以云為題材的摩崖石刻群。

九曲溪的五曲、六曲,曲水迴還,巖崖多呈垂直平面狀,造化般鬼斧神工的巨大巖面,形成了刻寫摩崖石刻的最佳文化空間,吸引了陳省在此創作石刻。

云窩北倚天游峰,南侍隱屏峰,隱屏峰削壁萬仞,奇峻險拔。陳省多次登臨此峰,嘆其天地之造化實乃鬼斧神工,便取其名為“仙凡界”。這位本應統領千軍萬馬的少司馬,卻解甲歸隱云窩,到此獨善其身。陳省在云窩隱居,對摩崖石刻情有獨鐘,每方石刻的落款,都刻有“幼溪”名字。“幼”字最具特色,它的右偏旁“力”字均不寫出頭,是陳省有意刻成“刀”字。其寓意是自己身心早已歸隱山溪,再也不必拋頭露面了,我只須如一把刀那樣,將云的夢想刻寫在巖壁上,展示給后人看便罷了。

陳省深諳王維“行到水窮處,坐看云起時”的禪意。云窩之云的無窮奧妙,一年四季云影晴嵐的變幻,讓陳省悟心養志,感應云的灑脫。十三個春秋中,陳省每每看云窩之上云卷云舒,便觸景生情,觀賞云之景致,想象云之幻化,心靈或馳騁在云端,或服帖于巖崖。隨風飄逸的云,時卷時舒,消遁詭秘,給人捉摸不透,且又與人間事象相似,陳省便虛擬情境,有了“云窩”“云崖”“云路”“云關”“云臺”“留云”“棲云閣”“噓云”“臥云”“白云深處”“云石堂”等云之系列石刻。

仰讀陳省的云題材石刻,猶如觀賞書法風格迥異的藝術長廊。陳省雖為兵家一將,但不失為儒門高手,修養出一手筆力遒勁的書法,且又能根據武夷山水間巖崖方位的變化和差異,不時變換字體,或楷書,或行書,或草書,或金文。所刻云字,筆劃不拘,大都做了省略,變形。云字因而典雅,拙樸,含蓄,端莊,神形兼備。如“云窩”二字,行楷手法相融,筆劃肥碩,風格不離端莊之美。“留云”二字石刻,用的是金文字體,細瘦筆跡,更蘊藏了古典中的幾分玄妙。

陳省隱居于五曲、六曲之間的云窩幼溪草廬,此處云海氤氳,他將草廬附近經常往返之地命名為“云路”“云橋”,以示“白云深處有人家”。由武夷精舍進入云窩有一條石路,路側有巨石斜立,人稱云路石。意即云朵之足時常徜徉于此,陳省刻“云路”以記之。在幽靜的桃源洞里,陳省刻有“云石堂”。云間有路,云間有橋,而橋路之間卻被“云關”橫亙著。陳省看云看得透徹,書寫“云關”二字時,故意把“云關”二字間距拉開,似乎告訴人們此“云關”阻礙重重,不是輕易可以逾越的。

“為愛白云深,結廬在五曲”,這是陳省的真言。九曲溪畔冬春晨昏時分,特別是雨后放晴,云嵐升騰于云窩,云氣氤氳,難以散去。此處懸崖一年四季蘊藉在云天霧海和水色瀲滟之中,因而“云窩”名不虛傳。陳省在13年的時間里,戀云情結特別深厚,只要看好一處,就冠以“云”的雅名,并勒石紀之。刻于六曲的“棲云閣”,就是陳省隱喻自己的“幼溪草廬”。此處終日云氣彌漫飄浮,恍若云靄常年棲息于此。云在空中,受氣流強弱影響,總是呈現出萬千形態、變化多端的美,瀟灑地寫在陳省仰望的視界中。云無時不在變幻著其形其色。陳省看云,當作閑適。陳省每每于此欣賞天上云朵變幻卷舒,興致油然而生。凝神久思萬千云朵,終于領悟出云的靈動之美:刻寫了“生云”“看云”“臥云”。 其中“看云”石刻,仿佛是云系列石刻中的小序一則。他在武夷山親手所建的十六處亭臺樓閣中,注明“云”字的就有七座。遠離了鐵馬金戈的陳省,在九曲溪上泛舟,辟出一條自在悠游的“云路”,還在九曲溪畔自辟一個渡口叫“幼溪津”,他結交了不少山林隱士,漁郎樵夫。

幼溪津是隱者們沐浴朝霞,披掛夕輝的出入處。這里云嵐聚集,終年氤氳,云成了山間寢室的同窗之友,與陳省有了生活空間的親和,陳省刻字“臥云”,別有一番心語寄予云間。

陶淵明《歸去來兮》有句云:“云無心而出岫”。云是最無根底的事象,陳省在五曲設“研易臺”,除與漁郎樵夫煮茶笑談外,陳省潛心于對《周易》的研究,試圖從《周易》 的易理中悟出人生與云的內在真諦。陳省愛云,以各種字體風格書寫,用各種雕刻手法將云的主題,或鐫在矗立云端的峰頂,或刻在幽深的澗壑,或雕于巨大的裂罅上,或琢于絕壁懸崖,巨巖峭壁,留下了陳省的詠云情懷。陳省把歸隱的復雜心語,借助云的萬般情態,抒寫出來,表達了與云融為一體的高潔情懷。

云窩有“噓云洞”一景。為何取“噓云”一名?此處自然景象奇特,入酷暑季節時,由于洞內外空氣對流,游人步入此巖的洞口,就頓覺涼風習習,汗水盡消,好像有仙人張大嘴巴,將風自洞中頻繁噓吹而出,故名。陳少司馬對“噓云”感興趣,趣在“噓”字上。對世間一切濁惡流俗,你只管一噓了之,大有去留無意、寵辱不驚的灑脫。陳省對“噓云”二字的書刻處理,做了變形,“噓”字業底如騰云兩朵,生發出靈動飄逸的空間。一個口字卻縮小于虛字左上方,明顯削弱其字原義的彰顯:此“噓”非人之口中能吹出的氣,暗喻了云間自然力的強勁和放蕩不羈。

陳省在武夷云窩的世界里,筑夢13年。這些夢寄托了他的思想火花、石刻藝術里的情懷心跡。陳省把人生的榮辱,都托付給從容的云了。歷經歲月風雨,這些“云”再也飄移不去,永遠定格在長滿青苔的武夷巖壁上,形成了武夷山獨特的摩崖石刻文化空間。與山水傳奇共同營造出雋永的人文風景。今天,云窩深處,陳省的云之夢,早已被歲月孵化了,飛鳥般尋枝棲身去了。倘若你有夢想,需要去孵化,該安放哪處“云窩”,才能成為現實呢? 問陳省已不可期遇,那就摸一摸四百多年前五曲巖石上的這些云字吧,那里面還有一些溫度,也許還能孵化你的夢想。

[責任編輯:陳雨薇]
浙江快乐12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