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茶之父”吳振鐸的武夷茶緣

2019-10-11 09:16:51 來源: 大武夷新聞網 作者:□楊瑞榮

在景色秀麗的武夷山中華茶博園中,立有一尊“臺茶之父”吳振鐸先生的大型塑像。每一個來這里參觀的人,都能透過吳先生慈祥的面容,感受到他身上散發出的深厚的茶文化信息。他的身影就像一卷展開的史書,向人們講述臺灣和大陸的茶界往事。

吳振鐸,1918年出生于福安市。1936年考入當時全國唯一一所高級茶科學校——福建高級茶科學校,后又就讀于福建農學院。1944年調任崇安縣(今武夷山市)“中央示范茶場”,任場長。1946年去了臺灣,在臺灣大學農藝系任主任,為臺灣茶業的興盛作出了卓越的貢獻,成為臺灣茶界泰斗,譽為“臺茶之父”。

然而,無論聲名如何顯赫,吳先生始終等待著能重返故鄉的那一天。這不僅因為他內心潛藏著的故土情結,更緣于他對促進海峽兩岸茶葉學術交流的迫切期望。

1988年,在臺灣當局宣布開放部分人士赴大陸探親的第二年,年逾古稀的吳先生便迫不及待來到了福建。同時,兩岸中斷的茶葉學術交流,也在吳先生的推動下,重新煥發出勃勃生機。

1990年,吳先生來到了武夷山。在三天的參觀考察中,吳先生內心的激動和感慨始終洋溢在臉上。在場的每個人,感受到的已不僅僅是他的博大精深,更多的是他那孜孜不倦的求知熱情。在大家面前,他仿佛已不是那久離故土的老者,而是對家鄉一草一木都極度熟悉、極度眷戀的少年。

考察第一天,吳先生一行來到了武夷山茶葉研究所。在四曲御茶園內,對于168種3000多株武夷山“四大名叢”大紅袍、肉桂等名貴茶種的名稱、特性,吳先生向隨行而來的弟子們娓娓道來。“這棵是‘水仙’品種,那棵是‘鐵羅漢’,中間那棵是‘白雞冠’。”吳先生的聲音響亮透徹。要知道,園中所有的茶樹上都只有編號,沒有任何的文字介紹。事隔50多年重返武夷山,又有誰能像吳先生一樣對武夷茶品種仍然那么記憶猶新呢?

在隨后的座談中,吳先生一邊品嘗茶科所焙制的品種茶,一邊向臺灣茶界同仁介紹武夷茶。他說,武夷巖茶是天然的無公害飲料,色、香、味得天獨厚,品嘗之后,武夷巖茶特有的巖韻在口腔中會逗留許久,回味無窮。他還強調說,武夷茶之所以能有如此特點,與武夷峰巖的丹霞地貌關系密切。

“七挖金、八挖銀”,講到武夷巖茶悠久的栽培技術時,吳先生口中忍不住吐出了兩句順口溜。他解釋說,在栽培武夷巖茶時,茶農會在農歷七月把茶樹兩旁的土挖開,讓樹根暴露在外,叫做“七挖金”;農歷八月在挖開的樹根四周不用下肥而直接培土,叫做“八挖銀”。對于武夷巖茶之所以能夠成為名茶,吳先生一語中的:武夷巖茶生長環境優良而獨特,加上武夷山市茶葉加工廠一直保留著幾百年來傳統制作加工工藝,使武夷巖茶終成極品。

參觀考察1948年工作過的崇安茶場舊址時,吳先生受到了熱情的接待。當看到廠房、車間及職工住房時,吳先生感慨萬端:“當年的茶場,全變了,沒有變的就是你們出產的武夷巖茶品味品質。我覺得茶也帶著幾分情絲,連綴海峽兩岸。”

為了促進海峽兩岸的茶藝交流,吳先生還專門安排來自臺灣的蔡榮章先生和他的同仁,先后在武夷宮、茶場等參觀點進行茶藝表演。吳先生指出:現代茶藝不僅講究品茗的環境、美感與氣氛,還需遵循一定的程序,包括備水、備具、備茶、置茶、泡茶、分茶、奉茶、嘗茶等;只有兩方面兼備,才會使人在品茗之中產生舒適感和愉悅感,才能感受到濃厚的茶文化底蘊。“一杯茶要‘喝出宇宙奧妙、人情、詩情、鄉情’來”,臺灣著名茶藝家范增平先生的這句話,也許是對吳先生茶藝精神的最佳概括。

吳先生提出,武夷山市要充分利用武夷山區風景秀美的優勢,深入挖掘武夷茶藝的發展潛力,不斷提升武夷茶藝的品位,并辦好每年一次茶文化節,努力讓武夷茶和武夷茶藝走出國門,走向世界。

臨別之際,吳先生將一塊精心制作的牌匾贈給武夷山首屆巖茶節籌委會,以示祝賀。匾額上鑲嵌的四個大字——“清敬怡和”,再一次顯示出吳先生對中華茶藝基本精神的重視以及將此精神發揚光大的殷切期望。

回臺后,吳先生多次在臺灣組織“無我茶會”,邀請福建省及武夷山市茶界人士赴會,促進閩臺茶葉學術交流。

[責任編輯:陳澤宇]
浙江快乐12走势